商海沉浮

发布时间:19-12-22 13:20:55
作者:管理员
0 收藏

商海沉浮


花娟跟陶明在街上散步,突然有的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花娟还没他想起这个人是谁时,他向花娟做了个鬼脸,然后消失在茫茫人海。黑头,花娟一惊,那个人是黑头。她在心里嘀咕着,这个恶魔又出现了。一股把安的阴影笼罩着她,花娟顿时郁郁寡欢。神色凝重开来。“花娟。你咋的了?”陶明问,“你的脸色不好看。”“没事。”花娟掩饰着说。“一会儿就好。”“不会是病了吧?”陶明关心的问。“没有。”花娟问。“陶明,你想咋办?>;”“啥咋办?”套明没有明白她的问话,楞楞的问。“你就眼瞅着公司垮下去吗?”花娟问。“我现在已经是力不从心了。”他们来到值被前,绿色的植被使他们神情气爽。“如果银行给我贷款的话,我还能博回来。”都市的夜晚喧嚣而又热闹。人们在茶余饭后走出家门,似乎都来到广场哈来消夏,这里成了人们消夏的好去处。花娟忧心忡忡的跟陶明坐在广场上的一排长条椅上,望着人来人往有些发呆。“花娟,生活真是充满意外,”陶明望花娟跟前挪了挪。“你我奇迹般的邂逅,我又奇迹般的成了你的上司,一晃过去了半年了,这本年来我很快乐,因为一直有你陪伴的我的身旁,可是,谁能说明天会是啥样子,也许明天咱们各奔东西,也许明天咱们会相依在一起,这多不好说,一切都是命运,都听命运的安排吧。”“陶明,无论明天发生啥事,我都跟你在一起,永不分离。”花娟激动的说,陶明将花娟揽在怀里。无限感激的亲吻着她。花娟勾住他的脖子,将她那温润的舌头伸进了他的口腔,他们就在大庭广众之下热烈的亲吻起来了,夜风像个清凉的小溪漫过他们燥热的肌肤。虽然他们感到凉爽,却抚不去他们燥热的心,花娟在陶明的爱抚下暂时忘记了生活中的阴影,陶明也是,他也忘记了商海里的竞争,这种竞争使他感到很疲惫。他想找到一块安祥之地歇息。这时陶明太想有个家了,有一个温暖的家,因为他在外面飘荡的太久了。对于家的渴望太强烈了。“花娟,咱们结婚吧,”陶明说。“我今晚正式向你求婚,嫁给我吧?”虽然花娟陶醉在他的爱情中,但是她还是理智的,因为现在不是他们谈婚论嫁的时候。现在迫在眉睫的是他们的公司。股票大跌。面临着全部绷盘。如果他们在随波逐流很快他们将失去在腾飞公司的一切,这一点花娟比谁都明白。“陶明,现在咱们不谈这个好吗?”花娟在陶明怀抱里说。“这个时候不是咱们谈情说爱的时候,”陶明完全陶醉在儿女情长之中,花娟的话使他一楞,他望着霓虹满面的花娟,花娟在路灯更加迷人。花娟脸色绯红的躺在陶明的怀里。用她那好看的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他。“陶明,我爱你,我可以给你一切,但现在我不能托你后腿,你知道现在你的肩子有多么重吗?”“你真是个好女人。我一定让公司起死回生的,”陶明俯下头去吻她那醉人的粉腮。感激的将她紧紧的抱住,花娟在他的怀里非常幸福将他箍紧。“大哥,你那个朋友看见我总是色眯眯的。”刘美丽躺在武斗办公室的床上,说。“以后你少领他见我,我一看他就知道他不是好人。”武斗自从青年厂黄了,开了煤矿以后,他的官称就变了,变成了矿长,由于刘美丽跟他经常亲密的接触,因而她不再叫他官称了,直接叫他大哥,大哥这个名字好,即亲切又尊重人。“我是好人吗?”武斗凑了过来,将手伸进她那黑地带白花的裙子里,在她那光洁的大腿上抚摸起来。“缺德,”刘美丽扭动一下腰。“大白天的你这是干麻?”“我想要,”武斗的手向她纵深地带探去。“宝贝,这些天我想死你了。”武斗在她身上了顿乱摸。刘美丽身体有了异样的反应。她扭捏着道。“死鬼,你放手好吗?”“好长时间咱们没做了,”武斗将她压在身下。“想我了吗?”“不想,”刘美丽撒娇的说。“我想你干啥,你有美丽的老婆天天陪着你。”刘美丽指的是袁丽,因为袁丽现在是武斗的老婆。“咋的,吃醋了?”武斗莞尔一笑道。“女人都是醋坛子。”“我才不吃醋呢。她是你老婆跟我有啥关系?”刘美丽白了他一眼,“真是的,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东西。”虽然刘美丽没有说她吃醋了,但是她的每句花都酸酸的,武斗能品味到这重酸劲,他很是很高兴的,因为终于有个女人为他吃醋了。“美丽,其实你很好。”武斗吻了她一下绯红的脸颊,“你有老公,我不想破坏你的家庭,我才娶的袁丽的。”“就你会说。”刘美丽轻慢的一笑,“会哄女人。”“我说的都是真心话。”武斗更进了一步。去拉刘美丽裙子上的拉链。刘美丽扭动着手子半推半就。武斗觉得时机到了,便强行的拉开刘美丽的裙子,其实刘美丽的渴望被他打开的。“美丽,最近你的身体更加动人了。”武斗把刘美丽扒光后对她香艳的身体赞不绝口,“越来越丰满,越来越性感。”“你用着我了,竟说好听的。”刘美丽大腿来回摩擦着武斗的大腿,“用不着我就把是晾在一边,时间长了谁受得了啊。”“我这不是忙吗。”武斗将身体的全部重量都伏在她的身上,并用大腿分开了她的大腿,“再说,我家那位看的也严。有不少条件制约着咱们。”刘美丽将双腿劈开,像迎接贵宾一样的做好了迎接的准备。“借口。你就是不想跟我在一起,你喜新厌旧。”武斗觉得没法对她解释。被性爱冲晕了头的女人都很傻。“美丽,你这么喜欢我?”武斗说。“你说呢?”刘美丽已经闭上了眼睛,等待着他的给予。她反问道。武斗不想崽跟她浪费口舌,在这样的女人面前一切语言都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和枉然。只有用实际行动捂住她的嘴巴。武斗在她身上动了动,突然进入了她的身体,她轻慢的哼了一声,然后就把他给吞噬了,他像一叶小舟,在汪洋大海里飘摇,似乎就要沉落了,他在大海里左冲右撞。扑腾着。其实有的时候做爱也是个体力活,不是没次做爱都是赏心悦目,心旷神怡的,有的时候却颇费体力。武斗最进感觉他在女人身上明显的不支起来,虽然爱这口,但他早以是强弩之末了,他又不想在女人面前栽面子,所以就非常吃力。武斗跟刘美丽做爱达到了白热化的时候,他有点要不行了,但他咬牙坚持着,因为刘美丽早已经双木紧闭等待着那快感的时刻到来,如果这个时候武斗要是停下来,刘美丽会疯掉,她双手死死的箍住武斗的脊背,身体大幅度运动着,似乎要将他整个人吞噬了似的。刘美丽喘息粗重,浑身痉挛似乎就要达到胜利的彼岸了。就在这时传来了敲门声,他俩慌忙的停了下来。武斗做了个嘘的动作,意思是告诉刘美丽不要吱声,等来人敲一会儿确定房间里没人,和会转身离去。然而,来的人非常固执,房门也固执的响着。似乎不开门他要把房门敲坏似的。武斗揉着刘美丽那双硕大的乳房,刘美丽赤身裸体横陈在床上,用手搂抱着武斗,轻声细语的说,“烦人。”武斗又耍欢似的又把她压在身下。不顾外面的敲门人。再次的进入她的身体。刘美丽刚想叫唤,可是一想到外面有人敲门,她又忍住了,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使她非常的难受和郁闷。这个可气的瞧门人并不离去,这使刘美丽的心非常不爽。这时武斗的手机响了起来。武斗拿过手机一看显示号码。却是彭川卫打来的电话,他在刘美丽的身上就接了这个电话。“大哥啊。”武斗说,“找我啥事?”“你在哪?”彭川卫问。“在外面。”武斗撒慌说。“你开门,我就在你办公事门前。”彭川卫说,“我听到你说话的声音了。”武斗突然坐了起来,原来一直敲门的却是彭川卫,“快起来,老彭来了。”武斗吩咐道。“来就来吧。这个老家伙敲起门没完了。”刘美丽一边穿裙子一边说。她没有戴乳罩和穿内裤,就把裙子直接套在身上了,好在有裙子的遮掩,里面啥也看不到,只是朦朦胧胧乳峰若隐若现。“真是的。”“大哥,你等一会儿。”武斗怕怠慢彭川卫慌忙喊着。当武斗打开房门,彭川卫进来时,刘美丽正将床上的她那条透明的红色内裤拿起来,其实她想把这条内裤塞进包里,可是武斗开门过于急促,使她没有成功的转移。“我说的不开门呢。”彭川卫淫荡的笑着。“原来兄弟在泡妞。打扰了。”刘美丽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像块红布,她没有想到彭川卫会说这样无耻的话。她慌忙的低着头溜出了房间。“大哥,你坐,”武斗慌忙让到,彭川卫不客气的坐在沙发上。猥亵的问。“这个女人活咋样。够味吗?”“还行。”武斗嘿嘿的笑着。“大哥。还这么风骚?”“十个男人九个骚,一个不骚大酒包。”彭川卫说。武斗被彭川卫逗的前仰后合的。“大哥,你真逗。从那掏弄来的?”“手机短信,”彭川卫说。“这手机短信是好东西。它不但给人们带来方便和快捷的同时也丰富了人们的业余生活。”“大哥,你是做报告呢?”武斗打趣的说。彭川卫一潭手说。“跑题了。”武斗说。“大哥来有啥吩咐?”“证卷交易所那头的交易咋样了?”彭川卫问。“那个陶明快撑不住了。”武斗吸一一口烟,使劲吐着雾。“迟早咱们把他吞并,只是时间的事,现在他还在往里投资,他越投损失越大。”“兄弟,这步棋就看你的了,”彭川卫说。“听说他在银行贷款了。你可不要掉以轻心啊。我来是特意提醒你的。”“大哥。你放心,”武斗胸有成竹的说。“咱们资金雄厚,别说他一个陶明就是一百个他也不是我的对手。”“只要要信心就好。”彭川卫有些塌实了。其实他刚刚听说陶明在银行贷款二百万带对付股市危机的。于是他坐不住,就来找武斗,希望武斗有所防范。“大哥,现在煤价猛涨。我的财源滚滚来。”武斗说。“他在那贷款也不好使,我多出几吨煤就够他忙上一有月的。再说,他是借来的钱。我是自己的钱,他的钱要付利息的,我的钱啥也不用,我就不信用自己的钱玩不过借来的钱?”彭川围满意的点了点头。“你有把握就好。”“当然了。”武斗有点刚愎自用的说。“他跟我玩还嫩着呢。”“那个女人你啥时候上手的?”彭川卫话峰一转提到了刘美丽。武斗一时没有弄明白彭川卫说啥,便问,“啥?”“你是跟我装糊涂还是在跟我打哑谜?”彭川卫白了武斗一眼。武斗才明白。“啊,你指的刘美丽。我早就在一起。有半年了。”“刘美丽?”彭川卫才知道刘美丽的名字,“她叫刘美丽?”因为这个名字好记。彭川卫一下子就记住了这个名字。“大哥,你是不是对刘美丽感兴趣?”武斗盯着彭川卫问。“不好意思。”彭川卫说。“我不该打她的算盘,我不知道她是你的马子。现在知道了我也就罢手了,要不我还真想把她拿下。”“没想到大哥这么讲义气啊。”武斗说。“朋友的女人不能动,这是规矩,再好也不能动。”彭川卫说。“大哥,你既然喜欢这个女人,”武斗看看彭川卫“你就耍耍。”“这咋行啊。”彭川卫言不由衷的说。“她又不是我老婆。”武斗说。“你搞跟我没有关系,只要你有这、个本事,她乐意就行。”“兄弟,你真够义气。”彭川卫说。“大哥,你有事尽管吱声。无论啥事,只要是大哥的事,就是我的事。”武斗说。彭川卫站起来,在武斗的肩头使劲拍了一下。“兄弟。大哥我这一生交定你了。”“大哥,其实,你想上刘美丽也很简单。”武斗被彭川卫给弄的有点云山雾罩的因为彭川卫毕竟是他的老领导了,这些年也的个叱诧风云的人物。他能这样的器重他,他能不受宠若惊吗?“这话怎么说?”彭川卫惊讶的问。“你把她调到你公司去,”武斗说。“给她安排的经理坐坐,我想她就带你打开了。”“现在我在公司里是个傀儡。”彭川卫说出他的苦衷“除非把陶明铲除。”“那咱们就等着吧。”武斗说。“我一定让你笑到最后的。大哥。”彭川卫很欣慰。彭川卫走后。武斗叫来了刘美丽。“美丽,你想不想当官?”刘美丽刚一进屋他就直率的问。“当啥官?”刘美丽四周看看,“他走了,他没说啥吧?”其实刘美丽很想当官,她曾经当过这个矿的经理,但因袁丽来闹,她的经理没有当几天就被罢免了,这种疼痛还在她的心里,现在武斗又提起这件事,不是在她的伤口上撒盐吗?他不提好点,一提到让她伤心。“难道你还没有伤够我吗?”刘美丽问。“不是在咱这个矿当官。”武斗慌忙解释道。“是去彭川卫公司。”刘美丽更加惊讶,“难道你不要我,想用这个招数甩我?”“不是,你别误会,”武斗说。“我是为了你以后好。你不愿意去就算了。”陶明这几天心情很好,因为股票在他的投资下,有些上涨,照这样下去。他就能挽回损失了。花娟也为他高兴,跟他人如影随从进出证卷交易所观察股市。然而,这几天股市好也许是回光照,但转瞬股是大跌,最后彻底的崩盘了。“花娟,咱们完了,”陶明在证卷交易所抱着花娟无比的悲伤。“苍天救我。”陶明努力付之东流,他的百万钱财,一瞬间化为乌有,这简直是太残酷了,一点思想准备都不给他。这使陶明太失落和绝望了。陶明看到股票大跌的那一幕。心速加快,血液似乎凝固了。发生这一幕正好花娟在他身边,不然的话,不知会咋样。花娟尽情的让陶明搂着,想让他从刚才的重创解脱出来。陶明啥都没有,就有眼前这位花娟,他紧紧的抱住她,不放手,怕一松手,花娟也会丢失的。这场恶梦使陶明失去了所有,也许他不该跟老谋深算彭川卫合作,如果他不入股,他那家网络公司虽然不能特火,但是不至于倒闭。他也不会倾家荡产啊。“陶明咱们走吧,”花娟说。“这里的一切都结束了。”“花娟,你嫁给我吧?”陶明有些绝望的说。花娟跟陶明来到陶明的住处陶明说,“花娟现在你是我唯一的希望。”“陶明,你咋这么软弱?以前的你不是这样子的。”花娟问。“你以前要是这么软弱我不会爱上你的。”“花娟,现在你也瞧不起我了?”陶明说。“不是的。”花娟说。“陶明你不要多想,先休息一阵,这几天你也没有休息好,休息再说,啥事都得从头再来。好吗?”彭川卫和武斗,刘美丽欢聚一堂。他们满脸喜庆,为这次胜利而干杯。“来来来,武斗,美丽今晚谁不喝醉了谁不许回家。”彭川卫有点得意忘形的端起了酒杯,“为咱们的胜利干杯,也为美丽越来越漂亮干杯。”“我不能喝咋办啊?”刘美丽问。“罚你。”彭川卫满脸坏笑的说。“你不想挨罚就干了。”“美丽,你就干了吧。”武斗举起酒杯干了,“今天大哥高兴,你就陪他尽兴吧,再说你以后还用得着大哥,大哥从今天开始收回来了公司,你要是表现好,大哥兴许给你个官当当。”“真的。”刘美丽眼睛里闪烁着迷人的光芒,“这真的个大喜的日子,不过我喝多了咋办啊?”“没事,”彭川卫拍了拍刘美丽的肩,“喝多我我把你送到家背上楼放在床。”其实彭川卫跟刘美丽不太熟,他就跟她开这种露骨的玩笑。“大哥,你看他说啥话。”刘美丽跟武斗撒娇的说。“缺德鬼。”酒桌上的气氛上来了,他们在凤凰酒店订的包间,这家酒店是星级酒店,很够气派。这是彭川卫有意安排的,他要把这次庆祝搞的隆重一点,他本想携庞影一起出席来的,后来他考虑再三觉得有刘美丽在场,把庞影找来不好,因为他还想跟刘美丽发生点啥故事呢。于是他决定今晚的庆祝就局限在他跟刘美丽和武斗之间。别看没几个人,但他还是要弄的隆重一些。为了讨好刘美丽和武斗。“女人不喝酒,男人一点机会都没有。”武斗风趣的说。“女人要是喝了酒天崖海角跟你走。”“嘿嘿。”彭川卫淫荡的笑着。“有道理,武斗高。”“俩个色鬼。”刘美丽说。由于刘美丽喝了酒脸色潮红了起来,非常艳丽。“美丽,你不愧为叫美丽。”彭川卫往刘美丽跟前挪了挪,刘美丽穿了一件粉色的裙子,彭川卫低头正好看到她探出裙子外的白皙丰腴的大腿,使彭川卫馋涎欲滴,心痒难熬。彭川卫真想伸手过去抚摸这双令他灵魂出窍的美腿。但他不敢,随意望着它心样痒痒的似乎有个东西在搅他心绪不宁。欲火难挨,“你们男人就会奉承女人。”刘美丽白了彭川卫一眼,“大哥,你在别的女人面前也这么说吗?”“美丽,你着真是伶牙俐齿,我算服了你。”彭川卫说,“武斗你的手下人我领导不了,还是你来吧。”“挺大个爷们斗不过我一个女人?”刘美丽得意扬扬的笑了,她的笑容非常灿烂。像一朵美丽的鲜花在彭川卫心中开放。“那我领导你咋样。”刘美丽风情万种,用她把勾魂的眼睛看着彭川卫。彭川卫看出女人眼里的内容,刘美丽受到酒精和利欲的洗礼,渐渐的对彭川卫有了好感。最主要的原因她想讨好彭川卫在他是公司弄个一官半职的,刘美丽是个绝顶聪明的女人,非常会看风使舵的,她觉得这个糟老头子有可利用的价值。于是便讨好他,使他开心,以达到她的目涩,反正武斗已经透出花来,意识很明显,对她与彭川卫的交往,他不会干涉的。“好啊。”彭川卫说。“现在是阴盛阳衰。”“大哥,”武斗暧昧的说。“那衰都行,就是男人的本性别衰就行。”“死鬼,”刘美丽说。“狗最里吐不出象牙来。”这时武斗手机响了,“你们聊,我出去接个电话。”武斗拿起手机就往外面走。“好的,你去吧。”彭川卫向他摆了摆手。“美丽。你想不想来我公司做事?”武斗出去后彭川卫问刘美丽。“不知道武大哥乐不乐意?”刘美丽没有表态。用武斗迂回了一下。“他当然愿意了。”彭川卫胸有成竹的说。“我俩是好哥们,彼此不分你我。有难同当有福同享,这次如果没有我这个兄弟帮忙,我是跟难战胜这个强大的敌人的,所以我衷心的感谢我这位兄弟。”“是啊。”刘美丽说,“别看武哥花心,可是武哥非常讲义气,那次我老公到阑尾炎需要手术,他毫不犹豫的在厂里给我支了钱。那时我们还在青年厂呢。”“美丽其实我跟武斗一样。”彭川卫说,“我除了爱女色外也非常仗义的,这有啥办法,男人们好色是他们的本性。”“找借口。”刘美丽娇嗔道。“不过,你到挺直率的,一点都不虚伪。”“男人麻,就要敢作敢当。”彭川卫慷慨陈词,似乎在做报告。“是不是官瘾犯了。”刘美丽温柔的一笑,“给我做报告还是发指示?”彭川卫哈哈大笑起来。“习惯了。”“你俩聊得很开心?”武斗再次在他们面前露面时说。武斗接这有电话用时很长,但彭川卫跟刘美丽谈得很开心,就忽视了时间的观念。因为时间过得飞快。时间是对人而言的,有的时候时间对于一个很慢,但对另一个人却很快,时间也是因人而异。“回来了,谁的电话这么秘密?”彭川卫望着武斗说。武斗看看刘美丽,对着彭川卫做了个鬼脸。说。“一个朋友,找我有点急事。一会儿我先走一步,你俩尽性。”“武斗。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你不能扫兴啊。”彭川卫有些急。“有美丽陪着你,”武斗对彭川卫使了个眼色。“比我陪你更好,毕竟美丽是个美人啊。有美人给你助兴。还需要我?”“武哥,我跟你走。”刘美丽站了起来。“你走了就把我大哥真的就晾在这里了。”武斗说。“那我大哥多么没面子啊,我是真的有事,要不我咋能走呢?”武斗给彭川卫使了眼色。彭川卫心领神会。他便不再强留武斗了,甚至在心里盼望着武斗赶紧走。他好跟刘美丽单独相处。刘美丽却非常慌乱了起来。“不麻,武哥我跟你走。”“不行,我有事,你就陪我大哥吧,”武斗说。“武哥,你好狠心啊。”刘美丽有些急,“你就忍心把我扔在这儿?”“这儿咋了?”武斗佯装着莫名其妙似的望着刘美丽。“咋的你知道。”刘美丽有些激动。“要不就这么算了?”彭差卫说话了。“今天就散了,那天再说。”“这多没面子啊。”武斗说。“美丽。你留下陪我大哥,我办问事就回来好吗?我大哥不能因为我而使他扫兴,今天本应该是个大喜的日子,别因为我而弄得大家都不开心啊,我希望今天一醉方休,没想到来事了,这件事很重要,我不去解决不了,美丽,你就代替我陪我大哥一会儿,大哥不是狼吃不了你啊?”“这可没准。”刘美丽说。“这孤男寡女的在一起还有好。”“至于吗?”武斗莞尔一笑。“我大哥虽说的男人中的豪杰,他也不随便小手的。”彭川卫只是嘿嘿的笑,不参加谈论。这时武斗的手机又响了。他拿起包说。“我可没时间跟你们费话了,闪了。”武斗没有经过刘美丽同意匆匆忙忙的走了。剩下彭川卫跟刘美丽面面相觑。“美丽,你这么怕我?”等武斗走了很久彭川卫才开口。“我怕你啥?”刘美丽问。彭川卫凑了过来。从刘美丽身后抱住她,“大哥,你这是干啥?”“大哥想你,”彭川卫得寸进尺的将手抚到她的乳房上。“它真丰满,”他使劲的在它那捏了捏,“你把我弄疼了。”刘美丽抱怨的说。彭川卫发现刘美丽并不真拒绝,便揉搓了起来。刘美丽哼唧的直叫。彭川卫想把刘美丽放倒,可是没有地方可放,这使他很苦恼。因为他们是在餐厅,除了卓椅板凳没有像床类似的东西。“大哥,别闹了。”刘美丽在彭川卫的怀里。“就咱俩喝酒也没劲。咱们回吧。”刘美丽懂得咋样调教男人,她懂得如果女人喜欢上她,她不会轻易给他们的,因为男人大多数都喜新厌旧。如果过早的给他们,他们就会对你失去兴趣。刘美丽认为彭川卫是一条大鱼,其实在武斗面前显得想急迫的离开这里,纯粹的为了作秀,给武斗看的,让他知道她对他是多么的忠诚,大多数男人都喜欢自己的女人对自己忠诚。希望别人的女人淫荡,这就是男人的自私心理。彭川卫抱住刘美丽却无从下手,这使他很着急。刘美丽的大腿和胸脯随便让他摸,但是要害地方他却摸不到,因为刘美丽用双手护着双腿之间。死死的,使他无法探询。“美丽,你松手好吗?”彭川卫的手在她的大腿上抚摸。说是大腿不太贴切,因为刘美丽穿着长统丝袜,彭川卫的手在她大腿上一点肉都没有摸到,只是在丝袜上捏掐,弄得刘美丽惊呼尖叫。“大哥,你别强迫我好吗?”刘美丽拿开放在她大腿上的手说,“大哥,你给我时间,你不要强迫我。”彭川卫的手被她拿了出来,似乎没处搁。他不停的搓着手,他不好硬来,但就这么放弃彭川卫还不忍心。所以他的手又向刘美丽伸了过来。刘美丽来回躲避着。后来还是被他抓住了她的大好河山。彭川卫跟刘美丽在酒店里纠缠了很久,也没有办成事,彭川卫是带着遗憾离开酒店跟刘美丽分别的。“美丽,我希望你能来我的公司。”彭川卫说。“我的未来的公司前景远大,如果你过来,未来会更好的。你可不要错过机会啊。”“我考虑考虑。”刘美丽嫣然一笑。“先谢谢你了。”“客气。”彭川卫带着遗憾的离开了刘美丽,他在琢磨下一步的方案。他要策划一场变革,翻天覆地似的。彭川卫清楚要想有大的动作,得需要人们支持。于是第二天早晨他就用电话把武斗给叫来了。他给武斗打电话时,武斗很不情愿,他在电话里懒洋洋是说。“我说大哥啊,刚几点啊,你就把他弄醒了?”“武斗你别睡了。”彭川卫笑道,“以后,你有都是时间睡啊。现在有事跟你商量,你快点过来,时间紧迫啊。”“大哥。你真能瞎折腾,”武斗来到彭川卫的办公室时依然一肚子怨气。“武斗,你先别生气。”彭川卫说。“今天咱们是接管公司权利的时候,怎么不好好策划呢,这件大事,怎能掉以轻心啊。”武斗觉得彭川卫说的有道理,就不在言语了。认真的听彭川卫的高见啊。“虽然陶明在经济上损失惨重,但他还是公司的总经理。”彭川卫说。“想要把他拿下去,还会很费周折的/”“这有啥啊。”武斗接话道。“他已经没有了公司的股份了,就应该滚蛋。”“没有你想那么简单。”彭川卫说,“虽然现在陶明不行了。但他对公司是有贡献的,这不好轻易的罢免他的主要原因。”“这好办,大哥,你交给我处理好了。”武斗说,“用不了几天我把他摆平。”“好。这个事就交给你了。”彭川卫说。“到时候你来当公司的总经理。刘美丽来当经理,顺便把花娟撤了。”“好的,”武斗说。“这一天我等了很久了,就这样吧。”“那你抓紧时间去行动,”彭川卫吩咐道,“不能懈怠。”“知道了。”武斗扬长而去。彭川卫满意的笑了。心想,陶明你死定了。自从彭川卫给刘美丽许下愿,让她当公司的经理,她就兴奋的睡不好,天天幻想自己当上经理的样子。人不能有念想。人一但有了念想,和会焦躁起来。刘美丽天天催武斗去探彭差卫的口风,希望早日当上这个经理。有一天刘美丽居然自己来到了彭川卫的公司来找他,这使彭川卫感到非常意外。“咋吗回是你。”彭川卫打开办公室的门,看到了一张美丽鲜艳的脸颊,原来敲门人就是刘美丽。“感到意外是吗?大哥。”刘美丽隔着门问。“不是意外,简直就是太意外了。”彭川汶拉开门,将刘美丽让到办公室里。“你找我有事?”“没事。我过来看看你。”刘美丽言不由衷的说。“不会吧,你一定是有事吧,”彭川卫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刘美丽。使刘美丽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脸颊像火烧云一样的绯红。“美丽,你知道不知道?”彭川卫继续说。“你脸红的时候是你最好看的时候,你自即注意到没?”刘美丽更加不好意思了,彭川卫凑到她跟前,抓着了她的手,她没有挣扎,而是一动不动的忍他捏着。彭川卫看她没有表示反对,不像上次在酒店里那么的拒绝他。他便大胆了起来,一下子就把刘美丽摁在沙发上,将她压在身下,刘美丽在他身下扭动着身子说,“大哥,你得给我个经理当当。不然我不让你。”“好的,不就是经理吗?”彭川卫很快就扒光了刘美丽。望着这一堆性感的浪肉,感受到权力的伟大。

0 /300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

扫一扫下载APP
离线看视频

工作时间:

周一至五:9:00 - 18:00

客服 QQ:QQ交谈

登录注册

立即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