损友

发布时间:19-12-22 13:20:23
作者:管理员
0 收藏

损友


「小严,你知不知道,我们学院的那个佩儿真的很厉害,我差点就一命呜呼了。那个大屁股,还有那奶子,往身上一弄,真是软。还有那功夫,简直是让人大开眼界……哼哼,两位大哥的女友肯定没有她的花样多。我说你们有没有听我说的啊?」说话的是阿辉。「那肯定没有她厉害,她在我们学校里可是小有名气的,我们都不敢动她。怎么,你要找她做女友?「这是大我们一年级的学长,秦峰。「没错,昨天都在小旅馆里来了一发。」阿辉兴奋的表现道。「没有收你的钱?」这是另一学长,周帆。「收钱?没有。」阿辉疑惑道。「啊哈,那你有前途了。她是学校里出了名的小鸡,一到周末就出去兼职,她不收你钱,说不定真的对你有意思。哈哈哈哈……」秦峰说道。「啊?学校里还真的有人在外面做这样的交易啊?」我停下手中把玩着的手机,问道。「当然,大学真的不像你们想象的那样,什么鸟都有。你们和去年新进来的时候也成熟了很多嘛,不是吗?」周帆说道:「好了,我要去看店子了。」我细细一想,确实,我们没有原来那么幼稚了。看来阿辉又要迎来自己的失败恋情了,这都是他两位数的失败体验了。看他的情绪,好像还是有些不习惯。这样的片段在我的大学生活中经常上演。我们四个人的寝室,都是来自体育学院的,大家都很默契的一起生活着。周帆学长年纪最大,本地人,已经大四了,师范类的,在校外开了一家台球室,基本只有周末回寝室来联络感情。周帆总是在台球室偷拍一些美女的照片来给我们欣赏,报酬是要经常帮他关注毕业生的信息,有些什么急事要通知他。秦峰,大三,来自北方的一匹宅狼,也是师范类的,每天都窝在寝室里看a片、玩游戏,把早年锻炼好的身体全毁掉了。但他游戏玩得很好,总是教我们一些绝招,要求是要我们经常带饭。这宅男……阿辉,大二,全名叫冯辉,从高山来的,大家都叫他阿辉,体育专业足球。每天都在运动,不是找人踢球,就是找人踢馆,一身番薯般的肌肉,可惜感情一直不顺利。每次自信满满的找女友,都会让我们看一场经典喜剧。小严,大二,也就是我,体育专业跑步,擅长变速、跨栏跑。在他们眼里,我不一个好学生,因为我总是在自己的所学上花很多时间。但有一点,他们很不满,因为我总是周末一个人出去找小妞玩,而且从不透露情报,让他们占不到便宜。其实,我也是有苦衷的。周帆又去他的小店当班,锋依然在计算机边看小说,阿辉一脸沮丧的在抽烟,而我,又该出去找小妞了。出了寝室大楼,走了没有多远就听见一个声音在叫我,我停下脚步看去,是刚刚伤了阿辉心的佩儿。「什么事情?」我问道。「听说你每周都出去找小妞的?」佩儿问道。「阿辉说的?不要听人乱说,他们开玩笑的,我是去上街。」我暗暗吃惊,心想,阿辉怎么就这样把我卖了?「阿辉没有跟你说我的事?」佩儿问道。「什么事情?」我说道。「看来他忘了。其实我想请你帮忙,听说你成绩挺好的……我想让你帮我写一个跑步类的小论文。当然,你的问题,我来帮你解决。怎么样?」佩儿说得很自然,我却很吃惊。这可是赤裸裸的交易啊,大学真是无奇不有。「你不要那样惊讶,其实这样的事情在学校里很多,有的是男女朋友关系,我的方法有些特别罢了。」佩儿解释道。「你还真有个性。可是,我真的是去上街。」我推开她,准备离开。「早听说你成绩很好,昨天阿辉都和我说了,你既然有这样的需要,何必狡辩呢?」佩儿又拦住我的去路。「阿辉?难怪。你早就计划好了的吧?可是我真的不想要那个,如果你要我帮你写小论文,那就当欠我一个人情吧!」我对阿辉这样的室友真是无语了,他还真是二五仔。「好吧!你肯定有再来找我的时候。我下周要交的……」佩儿要求道。「知道,我会及时给你的。拜拜!」我心中奔奔的,佩儿的丰满真如阿辉说的一样,有些诱人,我可是很久没有碰过女人了,难免多看了几眼,心血澎湃,赶快逃离。周末出游的情侣真是很多,大学中成双成对的更是数不胜数。看着那些小鸟依人的女孩在男孩外围绕来绕去,心中多少有些感叹,难怪阿辉怎么这么想找个女友,确实有些令人羡慕。只是我有些另类,但这也是命运的安排,只能顺从。绕过大学的校门,从一个小口子进入到一条大众商业街,也就是大家习惯说的堕落街。此时这里人满为患,各种小吃摊前熙熙攘攘,有的住在校外的学生还穿着睡衣在饭店里,也有刚刚在球场上挥汗如雨完的学生在冷饮机前拥挤,这些光怪陆离的景色也是大学的独特之一。继续往前走,人越来越少,直到只剩下蝉鸣,看到大马路,就有一个高档住宅小区。由于价格很高,离学校又有些远,所以鲜有大学生在这里租房,但还是有的。比如那些有钱的学生,他们都有自己的座驾,这里远离喧闹,住着舒服,自然会选择这里。「严,你怎么才来?我都等你好久了。」我还没有走到小区里,就听到熟悉的声音在叫我。「琳儿。」我顺着声音看到了一个可爱的女孩正满脸期待的看着我。她披着一件长长的深色披肩,一双亮黄色的小夹板在可爱的脚丫下磨蹭,在四周灰色的背景中散发着金色的光芒。披肩直挂到膝盖上,没有遮住那圆乎乎的小腿的白嫩肌肤,而褐色的长发也无法遮盖那可人的小脸蛋。我的到来让那美丽的脸庞上充满了笑容,整个人一蹦一蹦的向我奔来。夏日的细风吹拂着披肩的挂角,一套贝壳状的比基尼在披肩下若隐若现,看得我有些热血,差点蓬勃而出。「你怎么穿成这样就出来了啊?」我赶忙跑过去,将荡漾的披肩按下,有些舍不得的问道。「我们不是要去海滩玩吗?我懒得换衣服了,就直接披上披肩出来了,以前我一直都这样的。再说,我的内衣裤早晨都洗掉了。」琳儿噘起小嘴看着我。我顺着她的手指朝那十几层的阳台看去,果然挂满了黑黑白白的内衣裤。「啊,你没有看到,那边那保安都流鼻血了。你也要为别人想想,不能影响别人的工作吧?」我紧紧搂住她,指了指不远处停车场收费站里眼睛直勾勾的保安。「呵呵,让他羡慕吧!」琳儿调皮的说道。这个可爱的女孩是我的女友,秘密女友,叫苏琳,和我同龄,是音乐学院的学生,歌唱得特别好,声音很诱人,人长得也很诱人。琳儿小时候在国外长大,直到上中学了才随父母回国。亚洲人的小巧可爱加上国外的饮食习惯,让我的琳儿身材特别棒。但是,我们之间的关系就是需要一些隐秘,这就是我一年大学生活中的周末小秘密,一直没有告诉任何人。「都回来这么久了,你怎么还是改不了国外的一些习惯啊!在国内,要矜持一些,学会自我保护,不可以像国外那样随便。」我和琳儿上车后,我握着方向盘苦口婆心的教导她。「这怎么就成了随便了?我觉得这只是很性感,没有哪里不雅观了啊?」琳儿噘着嘴顶我,将天窗打开透气。「你不要又钻出去,你穿着比基尼在那里呢!」我似乎看透了她的想法。「这个我知道,就是在国外,也没有人会在马路上展示自己的比基尼的。」琳儿做了一个鬼脸,唱起歌来。就这样,在琳儿高亢的英文歌曲中,我连cd都没有开,幸福的开到了海滩。这回我松了口气,车外开始有一些穿着很性感的女孩在走动,琳儿这疯丫头这回不会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了。当我从车后面拿出折迭椅和防晒油后,琳儿这令人担心的小妖精又不见了。但我不担心,虽然琳儿的性格是在国外养成的,可是她特别懂得自我保护,一般坏人还真是难以坑到她。我在海滩上走了一大圈,好容易找到了她。她正站在一把大太阳伞下,用很浓厚的得克萨斯腔在和一个胖乎乎的中年白人讨论着什么。或许那个白人觉得这姑娘的腔调真是纯正,或许那个白人觉得琳儿前凸后翘的身材很有西方人的范,或许那个白人墨镜下的眼睛正在不正经的欣赏着这身亮黄色的比基尼。琳儿和他说了很久,最后,那个白人摇了摇头,笑着走开了。「和那鬼佬聊什么呢?」我好奇地问道。「他要和我争这个位置,可惜他不是本小姐对手。」琳儿得意的吹着牛皮,但这还真是她的个性。我展开折迭椅,让琳儿躺在上面,帮她抹防晒油,这时,许多不友好和羡慕的目光投向了我。这样的感觉有些不好,但是你们没有发觉,我长得也挺不错的嘛……只是,没有女生的目光在欣赏我罢了。火辣的太阳,四处走动的美女,还有我手指下那充满弹性的肌肤……没有多久,长长的海滩上又多了一个小帐篷,虽然很小,但只要我一低头,还是看得到的。虽然自己忍着很难受,但还是觉得挺有意思的,毕竟琳儿正戴着墨镜,轻松的躺在我面前,这比起一年多前,情况好多了。那时候,我和琳儿是高中同学,完全不知道她的身世。她的歌唱得特别好,高亢的声音和宽广的音域令人着迷,在学校也是有许多追逐者,可惜他们都是被她的外表所迷惑的。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学校的跑道旁练习节奏,不自觉的打起了拍子,被琳儿看在眼里,她热情的性格成了我们认识的契机。我告诉琳儿,自己的父亲是体育从业者,可惜很年轻就受了伤,所以我就继承了父亲当年的梦想。可是我一点都不喜欢体育,我喜欢的是音乐,但又不能违背父亲的意愿,所以才选择了跨栏跑,这种很注重节奏的运动。琳儿很好奇我的经历,而她也很喜欢和我在一起的感觉,说可以从我身上看到节奏和力量的魅力。而我的钢琴演奏也令琳儿为我鼓掌,经常帮我抱不平,说如果我要是在国外长大,肯定会成为一个很好的钢琴家。相同的爱好和感觉让我们走到了一起,为此,我们报考了同一所大学。在领到通知书之后,我们都到了对方的家中,悲剧从此时开始了。琳儿毫不犹豫的在我的父亲面前阐述我的理想,说让我从事体育事业是埋没人才,并且还指责我父亲的梦想是自私的。这触怒了我父亲,他无法掩盖他对琳儿冒犯的怒火。当他知道我和琳儿在同一所大学就读时,我的父亲拜托他的同学,现在学院的副领队,好好管制我。还警告我,如果让他听到我在学校有女友的消息,他就让我退学,回去让他训练。从那以后,我只好在大学中隐瞒自己的真实生活,和琳儿做一对秘密情侣。琳儿支持我坚持自己的梦想,一到周末,就让我偷偷去音乐学院练习钢琴,并给我做理论指导。而我们的恋情也得以继续,琳儿特意在离学校有段距离的高档小区租了一个小户,一到周末,我就会到这里来接受奖励……随着热辣的阳光慢慢变缓和,我的回忆也渐渐淡去,起身准备归程。这时,一个「卡嚓」声让我望了过去,只见一个长发的摄影师正在对着躺在旁边折迭椅上的琳儿一阵乱拍。我心里有些恼火,走了过去,质问他:「你在这里乱拍什么?」「拍……没拍啊!」摄影师在我的身体面前显得有些干瘦,胆怯的说道。「拿来……这是什么?」我一把夺过相机,调到观看栏,只见琳儿诱人的身材正在屏幕上跳动,趴着的姿态让琳儿的臀部格外诱惑,而摄影技巧更是令人喷血,那背光的比基尼似有似无,特别诱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居然硬了起来,这个该死的摄影师刚刚居然拍了这么多,怎么我有一种怪异的感觉呢?「删掉,全部删除。」我为了掩饰自己的内心,赶忙删除相机里的照片。「那里面还有其它的……你不能这样删啊……」摄影师赶忙上来抢,我一把推倒他。「怎么?严,你怎么打人啊?」国外的女孩就是这样,不帮人只帮理,见我一把推倒摄影师,刚刚惊醒的她开始主持正义了。「他在对着你乱拍。」我气愤的说道。「这没有什么啊!他拍我证明我很不错,所以他才拍啊!小时候,经常有白人姐姐因为引不起别人注意而哭泣……」她的话让我哑口,我再一次无言以对。「这……我……算了,我不对,对不起。」我被琳儿说得一下子不知道怎么说,只好向那摄影师道歉。「还是这女孩懂事。把相机还给我吧!这里有几张『拍立得』,虽然拍得没有那么好,还是送给你做个纪念吧!」摄影师说道。琳儿接过几张照片,说了谢谢,高兴的观看起来。我索然无味,只好也凑过去。哇!那照片也拍得很喷血,我又可耻的硬了。就这样,我和琳儿虽然生活习惯有些冲突,但每个周末还是过得很充实、很快乐的。当我驱车回到小区的时候,由于堵车,天早已经黑了。送琳儿回到那个温馨的小窝,我不怀好意的对着琳儿笑道:「今天过得真是畅快,只是,还有一个小问题。」「都什么时候了,你不要不回寝室哦,否则会被告知你爸爸的。我可不想搞异地恋,你知道,人家受不了的。」琳儿绯红的脸蛋也写满了不舍,可是大家都知道,有些事情是不能做的:「呵呵,你不要不高兴,这里不是还有几张我的性感照片吗?来,拿回去自己解决吧!」「那对身体不好……」我还是依依不舍。「你也知道对身体不好。是让你解解馋,我可不要你撸管哦,听到没有?」琳儿狡猾的命令道。我只好带着一丝遗憾回到寝室,室友们都很不解的看着我。「你是不是故意的?明知道我刚刚失恋了,你还故意搞到这么晚才回来。」阿辉是最不满的,但他丑陋的嘴脸又怎么能掩盖呢?「快从实招来,今天的小妞是不是特别来劲,搞到现在才回来?」阿辉厉声问道。「我碰到那个佩儿了……」没有温存到,我心中有些不爽,自然不想去回答他,于是想要转移话题。「什么?你还真的是宁可错过,不愿放过。你,你……你……我不是刚刚失恋吗?你就上,你太不够兄弟了。」阿辉没听我说完就冲过来要揍我。「你想什么!她让我帮她写论文,你喜欢这样的,我可不喜欢。」我斥道。「她不是小鸡,他们开始开玩笑的,你听不出啊?他们故意讽刺我,其实她只不过经常换男友罢了。」阿辉有些不满,但总算情绪稳定了。「阿辉跟我说了,说佩儿想要拜托你办事情。他不敢告诉你,其实他是怕你没有女友,趁机抢了他新女友佩儿。没想到,这佩儿还半路拦截你,这女的真极品。」秦峰在旁边看戏。阿辉的小心思被说破,有些难堪,默默出了寝室门。本来今天应该是高兴的一天,没想到中间来了这么多小插曲,弄得自己乌烟瘴气的。都是这个佩儿引起的,一大早就触霉头,于是我便向秦峰学长问起了佩儿的事情。「佩儿可不是好惹的人。她和我们一届的,年纪好像比周帆还要大。以前找了一些男朋友,什么人都有。她想要个奖学金,就找学生会的做男友;想要买衣服了,就找了个有钱的学生;想要好成绩,就找了学习委员……反正她和男的在一起都是有目的的,还没有哪个男的可以把她驯服呢!还不是她那肉弹惹的,可怜阿辉居然着了道。」秦峰煞有其事的说着这个报纸上经常说的故事。「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那我还是帮她把那论文写了吧,这样的女的可惹不起。」我呼呼道。「算你识相,还是和她走得远点好。」秦峰告诉我。不一会,阿辉买了三瓶啤酒回来,直接递了一瓶给我,说刚刚误会我了。秦峰也有一瓶,阿辉是感谢他陪他聊了一天,其实你只有在寝室,他可以陪你很多天……「小严,那你今天一天跑哪去了?这么晚才回来。」秦峰问道。「去了趟市里,逛街吧!」我敷衍着。「啊,你终于舍得找女友了,你不是说大学要好好学习,不找女友的吗?」阿辉说道。「没有找,一个人去放松一下心情罢了。」说完,我掏了掏自己的口袋,准备拿钥匙开啤酒,没想到,那几张喷血的照片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小妖精塞在了我的口袋里,这时,滑落了出来。阿辉原本就不相信我的狡辩,这些他倒眼尖得如同监视器,先我一步将那几张照片拿在了手中,而秦峰也把头凑了过去。这下这两人眼睛一下子就直了,半天都没有吱声。「看看,是现拍的照片,没有ps的,这身材,真他妈是撸管利器啊……」「真的好喷血。可惜背光,看不清……你小子,原来跑到海边去偷拍了,这么远,难怪这个时候才回来。」「哎哎,我们还只看了一张呢!」我上前,趁他们不注意一把夺回了相片。「你小子,神神秘秘的,原来每个星期都出去干这事情,是不是拍回来撸管的?」秦峰吞了口口水,调侃道。「对对,你看帆哥,每次拿回来都让我们一起欣赏,你怎么这么小气,这啤酒,不给你了,拿回来。」阿辉也同样调侃道。这下我完全落了下风,我该怎么说?说这个是我女友,你们这群色魔?那用不了多久,大家都知道了,早晚会传到学校领导耳朵里去的。那时候我爸还不会来把我带回去,亲自训练我。为了琳儿,为了我们的理想,我只好忍一忍了。「碰到一个摄影的朋友,他看我挺喜欢这几张的,就送给我了……」我脑子一转,解释道。「你怎么老碰到好事?来,哥们欣赏一个。」秦峰伸手了,这回可不能不给了。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拿着女友火辣艳照递给他们的时候,心中居然划过一丝兴奋,大概是一种虚荣吧!看着他们拿着照片,肆意地观赏着我的琳儿,口中时不时还来一句「他妈的真翘」,我的心扑扑直跳,居然还来了感觉。我打开啤酒,不知抱着什么心态来欣赏他们那色兮兮的目光,连见识诸多网络美女的秦峰也没有把持住,眼睛瞇成了一条缝。「啪!」熄灯了,这是学校的规定,严格管理。我慌忙去要回照片,没有想到秦峰趁着熄灯的那一抹黑,直接爬上了他的床铺,丝毫不理会我的要求。我赶忙去抽屉里翻出了手电,直接像射犯人一样射向床上的秦峰,厉声道:「秦峰,这样做太无耻了吧,怎么说也是我带来的照片吧!」「你就是这样直,借我一晚上,又不会有什么损失。」秦峰说道。「那不对,你不能独占,我也要撸一管。」阿辉也在旁边抱不平。「你昨晚才来过一炮,为了你的身体,绝不会给你的。」秦峰嘴巴真的很厉害,看来看a片也能练口才啊!我站在一边,听他们这么说要撸管,心中倒是有一些期待。你们就只能看着这照片发泄,我可是真真实实的享受过那美妙的身体的,你们永远只能羡慕吧!这时,秦峰挑了一张照片,往自己的下身一插,空着手伸出来。妈的,他还真他妈的变态,居然拿我女友的照片压在那根东西下面。不知道是哪一张,我心中的刺激越来越强烈,甚至想要知道那是哪一张。「算了,睡吧,秦峰,我警告你,你不要发出声音啊!」阿辉只能用这样的空话来发泄自己的无奈。我肯定不能为了这样的事情和秦峰反目吧,也不能直接说明那是我女友,也只好关了手电,上床玩手机。要说秦峰,平时人挺好,就是有些喜欢挑衅。我的猜想很快就得到了证实,他在隔壁的床上发出了「嗯……嗯……」的叫声,一手拿着闪动着文字的手机,一手拿着琳儿的艳照,黑暗中的影子在上下左右起伏。这样的画面把我的心搅得乱乱的,不知道是气愤还是刺激,只知道呼吸有些急促,身体有些颤抖。「妈的,你是故意的,我还要不要睡?」一个枕头从我眼前飞过,对面的阿辉首先发难。「喔……啊,妈的,都怪你,我没有忍住,真浪费,还没有尽兴。」秦峰的早泄也有些恼火。「自己天天坐在那里撸管,身体不行了,还怪别人。你以后出去不要说学体育的,估计一个小学生都可以把你干翻。」阿辉人也很直,直接揭短,当然,寝室只有我们三人,大家都知根知底的。「好了好了,拿去吧,只要你不嫌脏。」秦峰从下身掏出那张照片,合着另外几张,丢在了他床下的桌子上。我见阿辉没有动,就想下床去拿,可惜颤抖着没法下床,话也有些说不出。休息了一会,等他们都沉沉睡去,我才下床去,用手电找到了那几张照片。只见一股淡淡的白色液体正覆盖在一张照片上,看来秦峰的身体真的不怎么样,撸管多了,量真少了。我用卫生纸拭去那恶心的液体,就看到了趴着的姿态让琳儿的臀部格外诱惑的那张,原来他是想从后面干啊!已经过去的兴奋让我回归了理智,轻轻的将照片拿到厕所去,用打火机烧了。第二天,我解释:为了维护寝室的友好气氛,我把那祸害的照片烧了。秦峰有些可惜,阿辉有些恼火,可是木已成舟,他们也没有办法。原本我以为这样的插曲只是偶然的一次,后来才知道,这种秘密关系的处理,真的不是那么容易。完事后,心中突然有些失落,但就是说不出为什么。正当我还浑身热乎乎的睡不着,枕头边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是一条信息。打开,一片肉色,是图片,可惜看不出是什么,我一个劲的缩小,才发现那是一瓣臀肉。图片的边缘还有几根旁溢斜出的毛,被黑色的布料裹在凸出中,黑色布料的一端有些湿湿的,还有一些白色的糊状物正要从中喷薄而出,真是很邪恶的图片。这个时候谁这么无聊,居然还发这样的图片来调戏我?那个号码我不认识,估计又是什么情色广告吧,最恼火这样的了,骗钱的……就这样,我沉沉睡去。

0 /300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

扫一扫下载APP
离线看视频

工作时间:

周一至五:9:00 - 18:00

客服 QQ:QQ交谈

登录注册

立即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