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同事收服

发布时间:19-12-22 13:18:55
作者:管理员
0 收藏

被同事收服


屈指一算,已经过了四年之久。这四年,对齐婉儿来说,带着泪水和寂寞,愤恨和堕落。她常常在想,她的未来会是怎样的?那个时候,为什么她那么软弱?哭泣,哭泣,那一年,她把一生的泪水都流干了,只因为那个男人,那个下贱的男人。也因为他,她变了。女人,要坚强。哭累以后,她是这样告诉自己的。过去的总要过去,所以,她要改变自己。她不再相信男人,不再相信爱情。世界上没有一个男人可以让她感到安全,值得她去信任,就算那个男人再爱你,那也只是一个陪伴你的人,她相信,永远会珍惜自己的,只有自己,不是男人。在这几年里,也曾经有过不少追她的男人,有很长一段时间,她有两三个固定的床伴。之所以称为床伴,对她来说是最恰当的形容词。尽管在男人来看,她年轻,漂亮,喜欢是理所当然的,但她却一点也不,她甚至连一点点也吝啬,她要的只是可以满足自己肉欲的伴而已,她不要男人的爱,更不要他们的痴。所以,当男人爱上她,便是关系终止的时候,她不会留恋,正如天下男人之多,没有了可以再找,而心只有一颗,有了伤口就很难愈合。她一直善待自己,因为没有人会去疼自己,就算那个给予她身体发肤的女人,最后也不是和别的男人跑了?所以,她要好好疼自己,给自己一切自己喜欢的东西。上等的衣物,最顶级的化妆品保养品,高级的法国名牌包包,鞋子……只要是她自己喜欢的,她都会一一买下,反正钱财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而且汇立的工资足够她一个人过上不错的,甚至可以算奢侈的生活。正如这天,她来到这间新开的时装店,决定为自己选购一些新的当季的衣物。随便挑了几件她颇看得上眼的衣服,便去了更衣室试了起来。一件,又一件,她喜欢这样为自己选购衣物,她喜欢看着镜子里自己漂亮的样子。但是,今天却出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大大扫了她的兴致。冤家路窄。齐婉儿今天终于有体会了。当她换了最后一件洋装走出更衣室的时候,与刚进店门的卢敏霖撞了个正。齐婉儿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碰见这个女人,真是郁闷。无奈,那个是卢氏的千金,于公于私,得罪她对自己也没什么好处。但见了面,招呼总不能不打,那太没涵养了,所以,她对迎面走过来的卢敏霖浅浅的笑了笑。“哟,齐秘书,怎么这么巧啊?”一听口气就知道她是存心来找事的。“恩,真巧。”齐婉儿无心理会她,她更不想惹她,犯不着。“穿的挺好看的嘛,怪不得总要李总破费嘛。”卢敏霖用着挑剔讽刺的眼睛打量着齐婉儿,一副瞧不起人的样子。齐婉儿努力地压下心中的波动,在这里和她过不去就是跟自己过不去,想想以前看见她和李家小姐来往的时候总是恭恭敬敬的,原来是为了擦鞋,真是看错她了。“小姐,这位小姐试过了几件衣服啊?”卢敏霖转头问着店员。“六套,加上身上这套,一共七套。”店员笑着说,“这位小姐穿得都挺漂亮的。”“哦?是吗?那这位小姐试过的衣服我都买了。”卢敏霖故意扯高调。过分,真是过分。齐婉儿头也不回的走进更衣室,生气地扒着身上那件小洋装,以最快的速度换上了自己的衣物,她现在只想离开这间店,她不想见到这个恶心的女人。“哟,怎么换下来了?穿着不是挺好看的吗?怎么?买不起吗?”卢敏霖扭着屁股走到齐婉儿身边。“我哪敢跟卢小姐争啊?既然卢小姐要买,我又何必再买呢?何况,我也不喜欢和别人穿同样的衣服。”齐婉儿轻握着拳头,压着自己的火气。“哟?是吗?我还以为狐狸精都喜欢和别人抢一样的东西呢?”卢敏霖轻轻地肆意笑了起来。三八,真的是三八。这个女人真是没事找事。齐婉儿努力地平伏着自己,跟这种女人再解释也没有用。“卢小姐,请你说话尊重一点。”齐婉儿耐下性子。“哼!对你这种狐狸精还用说什么尊重吗?你以为就凭你这种货色就可以飞上枝头当凤凰吗?我告诉你,梓络只是一时高兴而已,别以为你有多本事。”无聊。说到底就是因为李梓络。“对不起,卢小姐,李总只是我的上司,我只是他的秘书,你愿意怎么想是你的事,失陪了。”齐婉儿说着,转身就想走,没想到被卢敏霖生扯了一把,尖尖的指甲硬生生地在齐婉儿手臂上扯出了两到淡淡的血印。“贱女人。”说时迟那时快,卢敏霖的手一扬,眼看着就要落在齐婉儿娇嫩的脸时,被一个强有力的手握住,并甩在一边,卢敏霖整个人也后退了几步,差点没摔倒。“卢小姐,我的女朋友做了什么得罪你的事了吗?”齐婉儿在刚才被拉扯的时候眼前昏了一下,这时,她只感觉到自己整个人被搂在一个很温暖结实的怀里,而这个声音,是镇定而低沉,却带着不饶人的愤怒。“李维竣?”卢敏霖被吓得花容失色。“婉儿,没事吧?”李维竣搂着齐婉儿,怜惜地在她额前吻了一下。齐婉儿被李维竣这样亲昵的动作吓了一小跳,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回答的话,更没想到李维竣会在这里出现,居然还那么合时?“你……她怎么会是你女朋友?”卢敏霖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怎么了?你有意见?”李维竣斜着瞟了卢敏霖一眼,吓得她连呼吸都不敢用力。“婉儿,疼吗?”李维竣轻揉着齐婉儿手臂被抓破的淡淡血痕,温柔地问着。“我没事。”镇静下来,齐婉儿淡淡地答。“那好,晚餐想吃点什么?我已经在你喜欢的那家餐厅定好位置了,咱们现在就过去?”李维竣没有等齐婉儿回答,一把搂住她的肩,向店门走去,没走几步,又停了下来,扭过头,对着身后受惊的卢敏霖说:“没事的话麻烦看好我哥,别让他老骚扰我的女人。”一句话,把卢敏霖吓得动弹不得,只能呆傻地站在原地。走出了店不远后,齐婉儿推开了李维竣。其实,她知道自己心里是高兴的,因为她惦记着与他的那份温存,刚才李维竣也适时地让她没那么糗,只不过,他最后那句“我的女人”似乎不是为了替她解围而说的。“谢谢。”齐婉儿离他一尺之远,淡淡地说着。“就这样?”李维竣玩味地弯起嘴角。“不够?”齐婉儿打量着李维竣的神情,那样深邃的眸子,霸道而不羁,她猜不到他的心思。“至少陪我吃顿晚餐?”“今天?”齐婉儿轻声问到,心里不禁惊了一下,这个男人,正用他那双危险的眼睛掠夺着她的思绪。“当然,我已经定好位置了嘛?”李维竣说着,大手一挥,霸道地搂住了齐婉儿,根本连个说话的机会也没给她,把她拽上了车。李维竣带着齐婉儿去了一间高级的法国餐厅,齐婉儿没有拒绝,因为他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所以,只好任由他。看得出来,他是经常去这间餐厅,从他一进餐厅到他们用餐完毕,餐厅里所有人都恭敬遵从,就连去洗手间时,服务员对齐婉儿也是礼貌客气得不得了。晚餐过后,夜已经深了,李维竣执意要送齐婉儿到家门口,齐婉儿当然也没有拒绝的机会。“到了。”齐婉儿说着,李维竣也把车子停了下来。“谢谢。”齐婉儿淡淡地说道,怎么说今天也是他帮她解围的,道谢是很应该的。“等等。”齐婉儿正要开车门的时候,李维竣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齐婉儿轻皱了一下眉头,因为李维竣刚好拉住了被指甲划到的伤口。“还疼吧?”李维竣握住她的手臂,手指轻轻地抚着那两道划痕。“不疼。”这点疼对她来说算什么?李维竣浅笑了一下,将她拉近到自己的身边,深邃的眸子停留在她清秀的脸上,数秒,他缓缓开口道:“做我的女人。”李维竣的口气很霸道,但又在等待着答案,这样的话语,一下子让齐婉儿觉得好有趣。齐婉儿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这个帅气的男人,突然似乎想到了什么。“不。”齐婉儿的回答很干脆,她清楚地看到在她回答以后,李维竣脸上不悦的颜色。“不可以说不。”李维竣似乎比她想象中的要不符合规则。“我不做任何人的女人。”她是自由的,她只属于她自己。“哦?”李维竣听到她的回复,感觉有点吃惊,但随之又是奇怪的一笑,“你有条件?”“条件?”齐婉儿的眸子一转,浅浅地笑了。“我给你三天时间,条件随你开。”李维竣执起齐婉儿的手臂,轻吻着她手臂上的划痕。齐婉儿看着此时的他,性感而带着野性,她笑了,身子向李维竣靠了过来,轻伏在他的肩头,嘴唇凑在他的耳边,低声呼吸着:“床伴,怎么样?”显然,李维竣被她的话语吓了一跳,然而,他又为她在耳边肆意的挑逗所迷惑,呼吸开始有点不均匀。“条件是……”齐婉儿伸出舌尖,舔了一下李维竣的耳垂,“不许干涉我的其他生活。”说到这里,齐婉儿肆意地笑了,因为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一定以为她疯了,而且,她也知道,这个男人开始喜欢被她亲吻的感觉。“晚安。”见好就收。齐婉儿趁着李维竣还在琢磨她的话语的时候,打开了车门,满意地走进公寓。齐婉儿拎着包包,边迈着小步子,边与身旁的刘宁聊着天。这些日子,她已经习惯每天有刘宁陪着一同步行到公司了,反正她一个人也蛮无聊的,刘宁也挺会哄她开心的,所以她也不拒绝。只是今天,她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如果她没记错,李梓络今天应该回来了。不知道为什么,齐婉儿心里总觉得很沉重,尤其是那天在时装店里李维竣突然出现的那一幕,她不是害怕什么流言蜚语,也是不怕卢敏霖在李梓络耳边说三道四,她只是担心她的日子会不会还如此平静。担心,在齐婉儿走入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就已经变成多余。又是一大束鲜花,不过这次是百合。齐婉儿双眼落在那束洁白得有点晕眼的百合花,眼皮缓缓地抬起来,呆若木鸡地看着捧花的李梓络,他今天穿了一身白色的西装,头发干脆地梳在脑后,俊俏的脸上挂着充满诱惑力的笑容。“怎么?不喜欢?”李梓络上前一步,靠近齐婉儿。李梓络这一举动,惹来了公司不少女职员羡慕的目光,但没有一个人敢出声,只敢远远张望着。齐婉儿两眼有点发直。这不是存心叫她难堪吗?收?不收?分明为难她嘛?收,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新上任的副总裁与两年来沉默寡言的女秘书关系暧昧。不收,沉默寡言的女秘书故扮清高,公然拒绝副总裁,给脸不要脸。豆般大的汗珠从齐婉儿的额边滑下,心里盘算着。她真没想到李梓络会这样,他这样做分明在告诉全公司,他在泡自己的秘书。但是,他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要全公司人都知道?还是他另有企图?毕竟这样对他没什么好处,还是他一直就是这样,只不过现在才露出原形?“不打算收下我的花吗?”李梓络见齐婉儿没反应,嘴角轻轻地往上翘了起来,似乎很得意的样子。该死的。齐婉儿暗暗骂道。“李总,别开玩笑了,是不是在练习给女孩子送花啊?如果是的话我愿意配合。”齐婉儿艰难的让自己的嘴角极力的往上翘着,希望这样笑得不会很难看。“我的样子像是练习吗?”汗死,你就不会给我一个好的台阶吗?这里可是公司,李梓络你这个不要脸的。齐婉儿心里狂不爽,一想着这两年在公司辛苦建立起来的清白形象眼看着就要被毁在这个花心总裁身上,不甘心啊!“对不起,李总,上班时间已经到了,如果想要练习的话,我看要另找时间了。”怎么说你也是总裁,上班时间总该做个模范吧?齐婉儿不甘心地回着他的话。“哦?是吗?那好,今天就先练习到这,这花就当给你的练习费吧。”李梓络得意地笑着,一把将花塞到齐婉儿怀里,带着一脸坏坏的笑意走进了办公室。齐婉儿抱着百合,头几乎埋在了里面,小心翼翼地躲避着整个办公室里犀利的目光,径直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她无奈地看了两眼那束百合花,随手放在了一边,心里有气却发不出来,怎么说也是副总裁送的花,总不能一把扔到垃圾箱里吧?那样的话全公司的人都会说她装清高,她才不想被众人垂骂。齐婉儿将自己的视线收回,转而整理起今天的文件,但手刚拿起文件的时候,一阵浓烈的香水味扑面而来,那些肆意的香水分子在数秒间涌进她的鼻腔。好呛鼻……齐婉儿下意识地捂住了鼻子,不由地抬起了头。是卢敏霖。她站在李梓络的办公室门前,高傲地冲着齐婉儿笑着。齐婉儿看见眼前的一袭红衣的卢敏霖,简直如花痴没什么两样。卢敏霖边敲着李梓络的门,边嗲嗲地说:“梓络,是我。”还没等门后的声音,卢敏霖已经推门闯了进去。齐婉儿没说什么,反正她也不想说什么,更不想再与卢敏霖有什么纠纷。没一会儿,齐婉儿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给我冲两杯咖啡进来。”是李梓络的声音。“好的。”齐婉儿干脆地回答道。挂上电话,齐婉儿便去茶水间冲了两杯咖啡,面无表情地端进了李梓络的办公室。卢敏霖和李梓络一同坐在办公室里那张黑色的真皮沙发上,卢敏霖一脸笑盈盈的,而李梓络则一脸不耐烦的样子。齐婉儿先把一杯咖啡放到了卢敏霖身前的大理石桌子前,她清楚地感觉到来自卢敏霖阴险的目光,她顿了一下,又将另一杯咖啡放到了李梓络身前,正当她的手要收回来时,被李梓络的大手抓个正着。“怎么弄的?”李梓络看着齐婉儿手臂上那两道浅浅的血痕,焦急地看着她。齐婉儿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又瞟了一眼旁边的卢敏霖,如果李梓络没看见,她自己都差点忘记了这两道指甲痕,而此时的卢敏霖,神情一下子紧张了起来。齐婉儿轻笑了一下:“猫抓的。”说着,她想把手抽回来,没想到李梓络居然不松手,她的眉头不悦地皱了起来。“哟?维竣怎么没好好保护你啊?居然让猫给抓了?”卢敏霖的声音很刺耳,带着挑拨。齐婉儿心头的火一下子燃了起来,“那是一只疯猫。”说着,她猛力把自己的手臂从李梓络手中抽回。很明显的,李梓络原本便不耐烦的脸一下子变绿了,似乎很不悦,而卢敏霖也被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齐婉儿没有理会这些,拿起托盘扭头就走了出去。回到自己的办公桌,齐婉儿努力把自己的火压了下来,那个卢敏霖根本就是一个低级的女人,齐婉儿极力平衡着自己,毕竟那个女人不值得她为她生气。只是,刚才卢敏霖提到李维竣时,她清楚感觉到自己的手一下子被抓紧了,她看见的,那个时候,李梓络生气了。齐婉儿翻开文件夹,长长喘了一口气,这些日子都怎么了,她感觉到原本那些平静放荡的日子似乎离她越来越远,还有那晚的李维竣,口口声声地要她做他的女人,他似乎不是随便说说的,虽然那一句“床伴”让他有点意外,但她知道,那个男人还会再出现的。一整天,齐婉儿都把自己埋在厚厚的文件里,她是故意的,虽然这些东西一点也不急着用,但她不想自己闲着,尤其是她感觉到李梓络的怒火时。李梓络好象真的生气了。从卢敏霖离去以后,他一直都没有出过自己的办公室半步,就连午餐也没吃,更别说其他的了,只在下班前扔给了齐婉儿一叠厚厚的文件,要她重新照着打一份,而且必须要今天完成。齐婉儿知道,要打完那些文件,不加班是根本不可能的,李梓络是故意的。咬着牙,忍着饥饿于手指的酸楚,齐婉儿终于在下班后三个小时又十六分钟时敲完了最后一个字母。“完了?”李梓络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齐婉儿身边,居然还为她递了一杯果汁。“谢谢。”齐婉儿回过头,怯怯地接过果汁,目光故意避开李梓络。李梓络伸过手,一把抓住了齐婉儿受伤的那只手,手指轻抚着那两道淡淡的已经结痂的血痕,没一会,沿着血痕滑下,握住了齐婉儿纤细的手,他的手指轻轻地揉着她因为打字已经有点发麻发酸的玉指,慢慢的,很温柔。齐婉儿被他这温柔的举动吓着了,手一直不敢动,呆呆地让他握着,她还是第一次被这样温柔地呵护着,心里突然觉得有点酸。“卢敏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李梓络的眼睛专注地看着齐婉儿的手指,眼神有点落寞,深沉的样子另人很迷醉。花花公子都是这样哄人的吗?齐婉儿不禁有点迷惑了。“不打算解释吗?”李梓络突然抬起头,双眼凌厉地看着齐婉儿。他生气着,他正在生气着,他的眼里,闪着不可饶恕的火光。齐婉儿怔怔地看着眼前的李梓络,她被他的怒火吓着了。“维竣找过你?”李梓络试探地问着。齐婉儿还是没说话,心里“砰砰”乱跳,她第一次被男人凌厉的目光吓到着,因为她从他的眼底里看到了一种奇怪的感觉。深吸一口气,齐婉儿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无论如何,她是不会再爱人的,她只爱自己。“这是我的私事,似乎与李总你无关。”“这么说,就是找过咯?”李梓络英俊的脸上闪过一抹危险的笑意,让齐婉儿的心揪紧了一下。齐婉儿抿着嘴,鼓起勇气与他对视着。安静的公司里此时只有他们两人,齐婉儿感觉到,此时周围的空气就如凝结了一样,让她的呼吸变地艰难。沉默,还是沉默,李梓络看着齐婉儿,不作声。齐婉儿不示弱,对视。“啊……”在齐婉儿发出声的时候,李梓络的唇已经覆上了她的唇,霸道,愤怒,带着侵略,惩罚,他的吻吻痛了她,她拼命地反抗着,无奈,他一把将她搂紧,不放松,直至他觉得满意之时,他才松开她,笑了,不羁的放纵地笑了。齐婉儿愤怒地看着李梓络那张英俊的脸上露出的得意笑容,心里满是不甘。这天的傍晚时分,刘宁抱着一叠照片来到了齐婉儿的家。“这么快就可以看小样了?”齐婉儿为刘宁端来了一杯茶。换下了正装,此时一身舒适的居家服,清静秀丽的脸上洋溢着一抹柔情。“是啊,我最近不忙嘛。”刘宁若有所思地看了看齐婉儿不施脂粉的脸,淡然地笑了笑,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环顾了一下四周,又说:“你的家看起来蛮舒适的。”“呵呵……”齐婉儿满意地笑着。她的家,没有过于繁杂的摆设,有的只是简单的家具,她不喜欢太过于沉重的东西,这一点,倒是和刘宁挺像的,不过,终归他是摄影师,但凡与艺术占点边的人所追求的都异于常人,正如刘宁的家,虽然看似简单,却暗藏玄机。环视过后,刘宁整理了一下带来的照片,看样子似乎很满意。“先喝点茶。”齐婉儿将茶放在了刘宁身前的玻璃茶几上。“恩,你先看看吧,如果不满意我再给你重拍。”刘宁将照片递给了齐婉儿,另一手端起茶杯,喝了起来。齐婉儿回以一笑,接过了照片。不得不承认,看着照片中的自己,她也差点没认出来。不论是黑白的还是彩色的,每一张都完美得让人窒息,照片里每一个神韵,每一个姿态,每一个被捕捉到的神绪都是恰到好处,更重要的是,这些照片里的自己,看起来很有感觉,是那种忧郁又满足的,残美又精致的,她喜欢这种感觉。“是不是认不出自己了?”刘宁放下茶杯,笑着问。“恩……”齐婉儿看得有点入迷。“很多看到自己裸体照片的女孩都会这样。”是的,无论是静态的,动态的,有笑容的,还是满怀伤感的,每一张都很完美,无可挑剔。以往,齐婉儿只看过镜子里的自己,她从来没发现自己会有那么多不同的面孔。“你很美,真的。”刘宁浅浅感叹着。齐婉儿的手突然停在了一张半身特写的照片上,照片里的她充满着危险的诱惑力。半眯着的眼睛似乎在诉说着什么,再加上半身的裸露,傲人的双乳被拍得很有吸引力,整张照片仿佛是一朵危险的,充满致命引诱的毒花。“我就要这张。”齐婉儿拿起那张照片,看着刘宁说。“那其他的呢?”“随你。”“呵呵,奇怪的女孩。”刘宁无奈地笑了笑。“帮我放大了。”“放多大?”“这面墙。”齐婉儿随手指了指旁边那副雪白的墙壁。“没问题。”刘宁奇怪地笑了起来。“照片拍得很好。”齐婉儿整理了一下照片。“那是因为你很漂亮。”“倒不如说是你技术好。”“那是当然的。”刘宁满意的笑着点头。“自大。”“正常。”看着刘宁一脸的得意,齐婉儿也笑了起来。不知怎么的,她对这个刘宁很有好感,一般的男人,早就上了她的床了,这是男人的本性,男人不会无缘故地对女人好的,他的企图只有一个,但这个男人,在相识的这些日子里,却一直以礼相待,就算偶尔会有细微的接触,也是点到为止,就像那晚拍照的时候,齐婉儿本来还以为他会有进一步的行动,没想到什么也没发生,害她都有点怀疑自己的女性魅力,但又想回来,刘宁这样做,是否是对她的尊重?不而得知。至少现在这样有个朋友陪在身边的感觉很好。“丁冬……”一阵不合时宜的门铃声打扰了屋子里和睦的笑声。“谁啊?”齐婉儿觉得奇怪,她很少朋友。门外没有应答,门铃声也停了下来。齐婉儿疑惑地打开了家门。“李维竣?”齐婉儿半张着小嘴,吃惊地看着门前的李维竣。“怎么?不欢迎?”门外的李维竣的声音很低沉,似笑非笑地看着齐婉儿,一双眸子充满英气,一袭黑衣让他带着强烈的诱惑气息。他的目光紧紧地凝望着她,似乎对她这一身居家的打扮很是满意。“婉儿,你朋友来了?”刘宁整理好照片,问着齐婉儿。刘宁的声音一出现,门外的李维竣立刻不悦,眉头皱了起来,抿着嘴唇,目光变得凌厉。齐婉儿愣了愣,她没想到李维竣会出现在她家门前,毫无防备。“婉儿,我先走了,照片弄好了我再过来。”刘宁很识趣地走了过来,大方地说。“哦……谢谢了。”齐婉儿脸上的表情有点僵硬。“那我先回去了。”刘宁礼貌地笑了笑。“恩。拜拜……”齐婉儿有点尴尬地送走了刘宁,而李维竣也在刘宁出门的同时走了进来。合上门,齐婉儿掂量着,怯怯地看着李维竣。李维竣没有说话,扫视了一下屋子,便大方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喝……喝点什么吗?”怎么搞的,为什么自己会一下子紧张了起来?齐婉儿说话的声音有点抖。“他是谁?”李维竣看着玻璃茶几上刘宁喝了一半的茶,不悦地问。“需要汇报吗?”齐婉儿不满意地回道,深吸了一口气,心算是平服了些。“哼……”李维竣肆意地笑了笑。“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层?”上次也只不过是送她到楼下而已。“需要汇报吗?”李维竣学着齐婉儿的调说。“你……”居然学舌?齐婉儿咬了咬牙,“茶还是咖啡?”“我不是来喝茶的。”李维竣的脸没有表情。齐婉儿没理会她,扭身走进厨房,倒了一杯白开水出来。走出厨房的时候,齐婉儿愣了一下,因为她看见李维竣手上拿着一张照片,并且神色不太好。齐婉儿犹豫了一下,还是上前,把白开水放在桌子上。“你的?”李维竣拿着照片问,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还我。”齐婉儿一把夺过照片,她不喜欢李维竣这样的表情,老实说,有点畏惧。“刚才那个男的拍的?”李维竣还是没有表情,这让齐婉儿觉得有几分怯意。“我需要向你解释吗?”齐婉儿将照片收在茶几下的抽屉里,冷冷地说。“知道我为什么而来吗?”李维竣的话让齐婉儿的心咯噔一下,上一次,也就是三天前的那个晚上她拒绝当他的女人,那个时候就觉得他在生气,而现在的他,看起来也不太好惹。“当我的床伴?”齐婉儿豁出去了,说什么也不可能做他的女人,床伴的话倒是没问题,反正他很符合标准。李维竣没有作声,齐婉儿轻轻笑了笑:“那是要答应我的条件的……”还没等齐婉儿说完,李维竣一下子将她拉到自己身边,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沙发。“那我要测试一下,你是不是一个合格的床伴?”李维竣坏坏地笑了起来,低头吻住了齐婉儿微张的唇。李维竣的吻,有些霸道,却很温柔,贪婪地吮吸着她唇齿间的芬芳,似乎要将她融化一般,他的吻,很强烈,而且让齐婉儿感觉到一丝想念的气息。没多大会儿,李维竣的唇渐渐松离,一手拨着齐婉儿额前的发,深邃的眸子凝望着她:“我想你。”齐婉儿也凝视着他,她知道,她也在想他。伸过手,齐婉儿一把搂住了李维竣的脖子,嘴唇覆上了他的唇,合上了双眸,回吻着。这个男人,她想要这个男人,她喜欢被他亲吻的感觉,她喜欢他危险的气息,因为他能把她身体里最原始的欲望肆无忌惮地激发出来。李维竣满意地吻着齐婉儿,另一只手在她身上游移着,迫不及待地褪去她身上的衣物。齐婉儿闭着目,享受着被呵护的感觉,她就是喜欢这种感觉,她最清楚自己的身体要的是什么。李维竣熟练地解开了她的胸罩扣子,肆意的唇由耳垂到脖子,一直下滑到她雪白坚挺的双峰,她半眯着眼,双手轻轻抚着李维竣柔软的黑发。“宝贝,你好美……”他轻咬住她已经因兴奋而变硬的蓓蕾,另一只手则往她的下体滑去。“恩……”齐婉儿睁开美眸,冲满情欲的眼看着李维竣,双手伸向他身上的衣物,帮他解着扣子。“啊……”齐婉儿娇娇地轻喊着,将李维竣的手拉了上来。“怎么了?”李维竣吻着她的耳根,轻喘着。齐婉儿笑了笑,吻起了李维竣的耳垂:“我要在上面。”李维竣一听,轻笑了一下,翻身将她放在自己的身上。齐婉儿俯下身子,吻起了他解释的胸膛。当舌尖滑过他的乳头时,她看见它微微地变硬了,她轻笑了,眷恋地舔了两下,另一只手已经将他的裤子解开,然后抬起了头,冲着李维竣妩媚一笑,身子往下滑了过去。“婉儿……”李维竣此时只感觉到身子一阵麻痹,燃烧起来的情欲让他兴奋不已。她放肆地拨弄着他的坚挺,满意地看着他身子一阵又一阵的紧张抽搐,她喜欢这样,很有征服感。“够了……”李维竣握住她的手,却又舍不得。“呵呵……”齐婉儿妩媚地笑了,身子直了起来,坐上了李维竣的身上,“这一次换我来……”说着,她在他身上,开始了激情律动。夜色已经降临,而他们的激情才刚被燎燃。她喜欢他的身体,她喜欢这样原始的情欲。

0 /300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

扫一扫下载APP
离线看视频

工作时间:

周一至五:9:00 - 18:00

客服 QQ:QQ交谈

登录注册

立即登陆